通識網主頁 > pressteen

立法會議員的心路 | pressteen 通識學生記者計劃 | 香港電台「通識網」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Team A)林心、李穎施、黃嘉慧、伍澤林

本屆立法會的各個議席已於2016年選舉中塵埃落定,其中不乏新鮮臉孔,包括出身自記者行列,以關注保育議題而為人熟悉的朱凱廸議員。朱議員在各個環境和保育議題如保衛皇后碼頭、菜園村事件以至天水圍泥頭事件中,擔當着重要的角色。他敢於對抗鄉紳權貴,作風鮮明。亦因如此,他當選立法會議員後便立即收到「死亡威脅」,引起全城關注。在五月的一個下午,我們特意與這位充滿熱誠,不畏強權的議員會面,通過訪談深入了解他的見解。

學生:您曾於報章的訪問中提到,對於政府推行的退休保障方案一律不支持,您是否凡是政府推出的方案都反對?您的衡量標準是什麽?

朱凱廸:現在政府提出的退休保障方案沒有了一個基本原則:退休保障應該是全民性的,所謂「全民性」即不應該有任何預設的條件,令普羅大衆可以維持基本生活水平。若政府方案符合這個原則,我就一定贊成。而且政府有大量(幾千億元)的盈餘,所以實行一個全民性和能提供基本生活保障的全民養老金方案是政府能負擔的。但現時政府的資源過份側重在大型基建。從數字上看,工程儲備基金每年支出超過一千億,其實很是誇張的。而學者提出的退休保障方案只需五百億元的種子基金。換句話說,一年用於基建的開支已經可以用作全民養老金的種子基金。而且,我們與政府的取態有根本性的不同。政府認爲用錢的目的是要扶貧、要將資源分給所謂有需要的人,而我們認為養老是人的權利,政府有責任保障我們這項權利。無論李嘉誠、我或是在街邊拾紙皮的人也好,都有這個權利……而這就是(我與政府觀點相比)一個很基本的分別。

學生:你認為市民可以怎樣去參與或支持你的立場,及為不同方案所作出的行動呢?

朱凱廸:最簡單就是在選舉裏投票給與自己立場相若的人。現今香港執行自願選民登記制度,而現在已登記做選民的成年人大概有50%,投票的登記選民也是只有50%左右。換言之,四分之三的(香港)人是什麼也不想理會,而只有四分之一的(香港)人會投票。

但重點並不在於(選民)是否支持自己,關鍵是我們要思考怎樣的一個制度是對香港最大多數人是最好的,我相信答案是一個有民主的制度。而民主的制度並不止於投票,還有許多個層次。例如學校裏有學生會選舉,或學校裏有重大事情決定時有可能會交給大家一起決定,這些都是民主的練習或實踐。

有時候我們會認為自己非常認識「民主」,但當要就著一個問題達成共識時,才會發現小如一個小組四個人,也需要嘗試和學習才知道何謂「民主」。若我們都相信民主是一個對大多數人有利的制度,那麼我們應該在生活上不同層次上嘗試和實踐,在慢慢實踐當中就會越來越進步。

當成功嘗試過與四個人一同討論後得出一個答案,下次就可以嘗試十個人(一同討論),再下次就可以嘗試一百個人(一同討論)。有沒有想像過與一百個人一同討論後得出一個結論?其實好難,但經過慢慢的練習,可能會發覺其實也可以(做到),而你會很享受當中的過程。一百個人做一個決定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是參與的一份子,不只是投票而是一同去討論,你會對那個決定有一種認同。

若果當那個決定在後來被人暴力地推翻時,你會感到不忿。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人人都不參與(討論),人人愛理不理,那麼就只會有很少數人幫我們作某些決定,但當自己對被決定的事情感到不滿意,而你一直膽小懦弱的話,是不會知道如何去回應。

學生:最後一個問題,您在立法會中有否遇過不喜歡的工作或事情?

朱凱廸:我認為現時有99%的香港市民不知道立法會在發生什麼事情,或者只看新聞或簡單的報道。我不會特別不喜歡做某件事情,但覺得現時許多會議都在浪費時間,立法會的會議是一個民主花瓶,容許議員發言卻沒有權力,而許多會議都是這樣。

訪談後,我們對政治或議會運作的了解,皆加深不少。我們作為市民,責任可不比作為「代議士」的立法會議員小。就如朱議員提到,我們對立法會內部所發生的事情的了解比我們想像中少,所以我們應多留意社會大事及立法會審議的各項議題。再者,我們可以仿效朱議員表達對議題的關注、意見;亦可以選出一位合自己心意,為社稷着想的議員,實踐代議民主。


文:林心、李穎施、黃嘉慧、伍澤林
指導老師:樊詩琪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