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網主頁 > pressteen

不為人知的田北辰議員/ 田北辰論說貧窮、教育與其他 | pressteen 通識學生記者計劃 | 香港電台「通識網」

中華基督教會譚李麗芬紀念中學何卓恆、文錦鴻、何潁怡、沈清華、梁嘉慶

身穿淺藍色西裝外套,手持咖啡的田北辰議員快步進入了會議室,並向我們鞠躬致歉,指他因會議而遲到了。

在人們眼中,田議員從小出身於富裕家庭,衣食無憂,怎會經歷過真正的貧窮呢?然而大家都錯了!當我們問到田議員有否經歷過貧窮時,他手摸摸咖啡杯,靠椅背向後傾斜而坐,謙虛地說道:「自己有福氣生於富裕家庭,然而卻曾在97、98年面臨破產危機。當時沒有車、沒有樓。我很害怕,但沒有想過會因此而『瞓街』。當然最後能順利渡過難關。」

自此以後,他做生意也不再向銀行借貸,更把所有的債務還清。所謂「失敗乃成功之母」,田議員從錯誤之中學習,才換來今天的安穩。但他坦言:「其實不借貸做生意是沒有可能有大發展,只能夠養妻活兒,確保穩定的收入。」

問:你的人生中,最值得自豪的事情是什麼?

他笑著道:「當然是組織了一個家庭,生兒育女,更有孫兒了。」然後,他又開玩笑地說:「我未死,相信你沒有興趣知道這些吧。」我們尷尬地微笑著。他一邊轉換坐姿一邊說:「我想應該是可以創業至今吧。」他繞一繞腳,繼續講述他威風的往事。他提到香港某大型服裝品牌連鎖店是由他開立的,那是由1975年開始創業至今,在同期開業的公司都已經結業了。不過,在他的朋友眼中,他的店鋪都是租而非買,所以根本是微不足道。「我認為變換才是永恆,所以也不在意。」由於租舖能夠隨時放棄續租,當資金不足便可以放棄續租以減少財政負擔,保留一線轉機。

他繼續說:「另外,值得我自豪的便是在教育方面 (在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的工作),在2003年落實語文老師專業化。在未落實前,誰都能教語文,故此導致整體的語文能力偏低。」他以椅子作比喻:語文老師專業化是一張椅子,且有三隻椅子腳,其一是要有一定水平的語文基礎,其二是要大學修讀語文的學系,其三是懂得教授。他補充:「語文老師專業化落實後成效良好,我覺得這是對教育界一個很好的助力。」

問:你會如何看自己?

他坦言在不同的時候都會得罪一些人,因為他是一個不在理念上妥協,兼注重原則的人,所以在政治上是孤獨的。然而他指他的朋友就是傳媒,當有機會、有平台,便會發表意見,能做多少便多少。他笑言:「要不是經過電視和報章的信息,你們今天也不會找我訪問吧!」

最近田議員與其他幾位議員成立了「實政圓桌」,取名於只做務實政治工作。他指出他們只是以政論政,對事不對人,而且不「抽水」。

「其他人做的事我不會邀功,但如果我做的事被人說是其他人做,我會與他『死過』。」他認真地說。

「實政圓桌與普通政黨不同。普通政黨必需根據固有的規則行事,要求絕對服從;但實政圓桌則沒有主席,所有事都以投票決定,少數服從多數。所以成員有自己的空間發表意見。」他補充說。

臨近尾聲時,記者問到有什麼說話寄予同學?「你們今日最深刻的是什麼?」田議員反問道。

我們一一回答後,他便真誠地說:「能夠影響你們將來的不是我的理念,而是我所說的每件能觸動你的事,你們要有自己的思考才能牢記在心。」他叉手像個老師地說:「希望你們能了解自己,明白每人都要找自己的路。」

在完結時,我們拍了官方大合照後,田議員問:「有手機嗎?我們自拍啦!」我們都被他逗笑了。原來田議員也追上潮流了!

 

文:沈清華
攝影:何卓恆

我們在約定時間前半小時到達立法會大樓的會議室,沒想到田北辰議員遲到了一小時。漫長的等待後,田議員來到時第一句是「對不起!」我們很驚訝,因為誰會想到一位立法會的大人物及集團主席會向中學生記者說對不起?其後他解釋在政府總部開有關於財政的會議,所以遲到了。

然後,田議員再做了一件令我們驚訝的事,就是向全部人派卡片。他連我們學生記者都派卡片,可見他對我們的尊重和重視,沒有高高在上,願意與我們平等地面對面對話。這令到後來的討論氣氛變得雙向。

訪問時有學生記者問到田議員「什麼是貧窮」,他就認真地作解釋。他說「貧窮」有兩種的定義:一種是美國用的「絕對貧窮」,即要有什麼資源才能活一個像人的生活;第二個就是香港用的量度標準「相對貧窮」,這是由全港家庭收入中位數除二而得出的數字。

田議員認為現時香港所用的「相對貧窮」不能正確地反映出在香港的貧窮情況。反而「絕對貧窮」才更準確!也只有用「絕對貧窮」,才能令政府正確地使用資金來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士。

記者問田議員有沒有經歷過貧窮。田議員便喝了一口咖啡,回憶一次差點因破產而變成貧窮的經歷。

當年,他向銀行巨額借貸,以獲得資金擴展業務,不料卻遇上亞洲金融風暴,銀行要求他盡快還錢,令到他差一點要宣佈破產。「但好彩!還捱得住!」今時今日公司仍然存在,那次以後,他決定以「穩定」代替「速度」,不會再向銀行借錢擴充業務。

記者問他最自豪的事是甚麼?他先要我們猜,我們猜不到答案。他才說最自豪的就是他能組織一個圓滿的家庭,和自己一手創辦的時裝品牌還未死。「如果一個人不能改變的話,那人只會有死路一條。」他的企業未死,是因為他願意改變。

現時不少年輕人提出「港獨」,有學生記者問他有何看法。他認為中央的底線就是香港不能港獨。當香港人超越底線時,中央會無情地對香港作出「適當的措施」,這可能會令到香港人再沒有平台發聲。所以香港人應該明白和尊重中央的底線,以保持現有的發聲平台,及可以雙面溝通的空間,「不要得寸進尺。」他說。

田議員已經為人外公,記者問他如果孫仔女不想考TSA,他會怎去應對。他沒有正面回應關於外孫的部分,反而把答案拉遠了:「TSA的用意是改善現在學生的課程,毋需公開學校名和學生姓名,最差的10%的學生數據是不會記錄的,最重要是得知學生的學習走勢。」記者問會否擔心學生不認真做卷,影響成效呢?他回答:「每個人都應尊重他們要做的每件事情。」

最後,當學生記者問他與哥哥田北俊的關係的時候,他說「對事不對人」,自己會將公與私分開,與哥哥的路向是不同的,自己是比較孤單的,「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喜歡和討厭的事物,所以最重要的都係要了解自己,否則你永遠都不會快樂。」

文:文錦鴻
攝影:何卓恆
指導老師:盧日高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20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