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網主頁 > pressteen

世代之爭?----專訪立法會議員楊岳橋 | pressteen 通識學生記者計劃 | 香港電台「通識網」

台山商會中學陳浩賢、徐嘉駿、黃冠霖、曾柏淇

呂大樂教授早年提出「四代香港人」,指身為戰後嬰兒潮的第二代彷彿是人生贏家,盡享香港經濟騰飛的好處,第三、第四代打從出世便輸在起跑線上,形成頗嚴重的世代矛盾。事實上,香港社會的公民意識及對民主的追求日漸提高,不少80後、90後「廢青」面對種種不公,加上看不到前景,當他們開始察覺主流參政途徑難以影響施政,政治效能感偏低的情況下,便容易以較激進的方式表達,甚至觸發社會抗爭運動。

80後的議會「新丁」楊岳橋是不少人心目中的「人生贏家」--大律師、立法會議員。原本,他可以很「離地」地密密賺錢、上岸,但他卻偏偏加入公民黨,當起反對派來。雖然楊岳橋並無站在街頭抗爭的最前線,卻義務擔任佔中和魚蛋革命被告人的律師,被部分傳媒批評他「義助暴徒」。學生記者問他害不害怕受批評。他反問:「怕什麼?自己對比起其他一些站在抗爭最前線的人,所付出的力只是微不足道。」在現今的政治高氣壓下,他不會擔心自己因而惹上什麼麻煩或後果。

青年人向上流動低?

「我舊時呀…唉!現在的年青人…」這彷彿是上一代批評現今青年人的口頭禪,而身於安逸的新一代,每每被批評能力每況愈下、抗逆力低。隨著社會步入科技高速發展、教育水平提升的時代,年青人面對前所未有的競爭環境。面對穩定的社經結構,上流機會反而減少。

楊岳橋笑稱,自己剛剛脫離「青年人」行列,然後他收起笑容,嚴肅地說:「年輕人永遠認為上一代很礙手礙腳,因此世代爭議這個問題是跨時空存在。」他指出,導致社會流動性低的其中主因是醫學昌明,上一輩的健康狀況理想,加上他們資深、能力高,「他們退休的誘因其實很低。」這促使他們繼續工作,形成社會認為上一代「霸住」職位,青年人上流機會難上加難,「這是必然的邏輯關係。」

青年人要認清自己和香港的處境

楊岳橋曾於香港、中國內地、加拿大和英國深造,對不同文化、國家的青年人自有一番體會。有趣的是,同文同種的內地生反而給他最大的「Culture Shock」(文化衝擊),「北京大學學生是瘋狂的。」他指出,北京大學學生的讀書態度認真,他們近乎瘋狂、爭分奪秒地讀書,甚至晚上去公眾廁所讀書,像鑿壁偷光一樣,「他們都期望畢業時能找到一份待遇豐厚的工作。」

他認為,香港青年人需要審慎,認清自己的位置和處境,「中國的好與壞也必定影響到香港。」他形容中港關係就如大海和其旁邊的水池,「若果遇上大海湧起大浪的話,部分的水一定會潑了進去旁邊的水池,引起波濤。這一部分的水已經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但我沒有水晶球,這個『影響』是什麼?我不知道。」他寄語青年人放眼全球,不要成為井底之蛙,「香港青年人必須認知到,自己的競爭對手不只是香港的700萬人,亦包括來自內地和世界的對手。」

文:陳浩賢、徐嘉駿、黃冠霖、曾柏淇
指導老師:黃德正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20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