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網主頁 > pressteen

陳志全議員的抗爭心法 | pressteen 通識學生記者計劃 | 香港電台「通識網」

中華基督教會全完中學石雨婷、鄧洪真、吳靜希

陳志全先生由2010年起投身政壇,並於2012年成為香港人的代議士,繼而於2016年亦成功連任立法會議員,致力為香港出一分力、為市民發聲。我們很榮幸能與陳議員做一個專訪,他性格健談,樂於解答同學們的問題,使訪問過程輕鬆自在。今次訪問內容主要圍繞他作為議會中「進步民主派」的心路歷程。他的詳盡解答使我們明白社會中有些角色必須有人來擔任,有人為弱勢社群發聲,才會使香港一直進步,而他便成為了市民向政府表達意見的橋樑。

問:有什麼原因驅使你繼續於政壇為香港發聲?

答:在建制派佔議會大多數的環境下,非建制派的投票結果往往無法阻止具爭議性的議案通過。即使如此,非建制派起碼能透過抗爭,使政府及建制派議員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和精力處理一個議案,變相減少浪費公共資源或損害市民利益的決策。另外,正因為傳統民主派有所不足,自己便應為此多走一步,例如透過「拉布」爭取發言機會、向政府施壓等等,堅持為香港發聲。我希望向公眾解釋為何他們會有不同的立場,並製造一個平台或機會,透過一些議會抗爭,讓更多人留意社會發生的事,即使在電視機前大眾只看到「掟嘢」,但卻能成功引起社會關注和討論,這也是有用的。

 

問:你在進行議會抗爭時,會面對什麼阻滯?

答:現時有兩項最大的阻滯。其一,自從政府修改了議事規則後,議會抗爭比以前更為困難。法定人數的修改(不同會議各有不同法定人數)使流會難以發生。即使流會亦能於很短時間內重新再開會,不如以往需要隔一星期才能重開,以致非建制派難以用流會來爭取更多時間。

其二,最大的限制在於立法會主席的濫權。主席是有權去主持會議,但他卻不應不斷地收窄我們的議事空間,例如:限制無限次發言,並須於指定時間內完成。其實,主席沒有權力去限制議員的發言,卻往往限於他的權力較大,若議員不滿亦只能到法庭對主席的裁決進行司法覆核。可惜,法庭不願干涉立法會的運作,以致難阻主席的濫權行為。另外,法例的灰色地帶也增加了議會抗爭的阻力。例如《權力及特權條例》提到如阻礙立法會會議的進行,也是刑事罪行。這會使議員因擔心會觸犯法例而不敢進行議會抗爭,若表達意見或發言也成為一種罪,那將來的議事空間會變得更窄。

 

問:面對以上提到的情況,你會否有無力感?

答:有。因為議會抗爭不能靠單打獨鬥,而是需要許多人懷著共同目標、同心協力才能成功。若市民對某一議題的興趣或關注不大,便會令議員抗爭的意志力變低。故無力感的出現取決於議員、議會內外的工作人員和市民對抗爭行動的支持。

是次專訪使我們更了解立法會的內部運作,明白議員排除萬難卻依然繼續為香港發聲,是盼望市民會更關注各政治議題,給予議員更大的動力爭取市民的利益。在此,再一次感謝陳議員抽空接受我們的專訪。

 

採訪及撰文:石雨婷、鄧洪真、吳靜希
指導老師:朱贊熹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