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網主頁 > pressteen

一個簡單又直接的人/ 官商鄉黑勾結--橫洲事件 | pressteen 通識學生記者計劃 | 香港電台「通識網」

中華基督教會譚李麗芬紀念中學何卓恆、文錦鴻、何潁怡、沈清華、梁嘉慶

朱凱廸身穿紅白色風衣,拿著藍色的金屬水樽,隨意地走進會議室,好像他是其中一個工作人員,毫無排場,普通得令人忽視。

「 我完全不知道今天的流程。」他笑著說,然後接過流程表。

一個曾為皇后碼頭、菜園村、泥頭山和橫洲事件而發聲的男人,給人的印象不是當眾叫口號就是街頭示威,整日都是「熱鬧」無比的。

學生記者直接地問:「別人都說你只會街頭示威,你是嗎?」

我只用了1%的時間上街示威,其餘的99 % 用來了解和讓其他人明白為什麼要去示威。」他喝了一口水,轉一轉姿勢說。「 現在我要做好一個立法會議員,但我亦會選擇繼續街頭示威,我明白這會很危險,但只投票會『屈死人』,『屈死』這個社會的將來。只有做體制外的事才不會與現實分離。」

這不但聽起來很危險,實行時更危險,他不是第一次發表類似的言論。

他在過去的一篇專訪說過:「單我個人的經驗,很容易被忽視和摧毀,所以我才選擇爆發,然後我把道理說出來。」同時亦開始他的「社運」生涯。

無民主就無和解

「一個群體的互相感應和默契,是對環境敏感,價值觀也會透過環境而傳承下來,所以到環境被侵害時,就會有人覺得不妥,做一些事去反應,而這種敏銳度,和我們看社會事亦是有一定相關性的。」他曾經在一次專訪中說過。

問:現在大家都說新一屆政府要大和諧、大和解,你認為會實現嗎?

「 香港是一個『殖民地』,從回歸到現在,人們還是習慣了殖民的心態和制度,現在香港還沒有完善的制度。至少對比起很多已發展的國家或地區來說,香港是一個畸形的發達城市。沒有民主,人們不能夠發聲和聆聽,那是非常危險的。」他喝了一口水, 繼續說,「所以別再問我『 大家要怎樣大和解、大和諧』這樣的問題,因為沒有民主就沒有和解!」他鏗鏘有力地說。

「年青人上街示威不是一個問題,問題是導致這個社會出現街頭示威的政府,因為出現不好的事,才需要強烈地發表意見。」他轉一轉坐姿,喝一口水說,「沒有人希望社會不和諧,但以主流的小圈子投票的方式解決問題,是不足夠的,亦不能滿足每個人的需要,而民主就是讓人思考和作決定的更好方法,了解每個人的意見和需求。」

他靠著椅背,雙手合十地說:「就如我剛才所說,在這個不民主的制度下是十分危險的,因為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發。其實討論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活動,是很令人享受的,你會發現每個人所表達的意見是不同,就是因為這種不同,在互相遷就,到最後一致通過的過程是十分具挑戰性和成功感的。」

做廢青更舒坦

問:經過多次的失敗和阻礙後,有什麼動力支持著你繼續發聲和爭取?是因為家人的支持嗎?

他一邊去斟水一邊回答:「因為家人沒有反對,所以才去做。」 「如果一定要在家人和民主之間選其一的話,那就證明了生於現今這個制度下的不幸和無奈。身為一個立法會議員,我的工作要為政府製造危機,讓這個政府明白到現存的危險,知道政治制度是追不上現實的變化。」他苦笑地講述。

問:現在年青人跳樓自殺變得頻密,有什麼想對現今的年青人說,以作鼓勵?

「我只能說失望是沒有用的,因為是社會出現了問題。要知道年青人自殺是因為自己不能解決問題,又認為其他人無法幫助他們解決問題。為什麼他們認為其他人幫不了他們?因為他們認為這個社會幫不了他們。」

「 年輕人要擴闊自己的眼界,毋需出國,這不是距離的問題,就如其實你們不應該訪問我,不去跟其他人做著同一樣的事,不要跟風,不要重複。所以我認為大家可以不用那麼執著,嘗試一下學做廢青,令生活更加舒坦。」

多位前輩都說朱凱廸不是演說家,比他口齒伶俐的政治人物有很多,但他的特點就是不把問題簡化,總是往下鑽得非常深入,但卻又非常直接粗暴地表達自己的想法。然而這樣古怪的性格,卻是少有的「貼地」,因為那根本不像一個政治家應有的性格。

朱凱廸在訪問期間不停的喝水,令我想起一個老生常談的道理:「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歷史還是給了足夠的教訓,可是當權的人們在裝聾扮啞。朱凱廸教我們做廢青會更舒坦, 但自己卻選擇把這一口政治的水喝下去, 踏上棄筆從政之途,當中的掙扎值得我們這一群年青人從中細思。

文:何潁怡

橫洲公屋發展原計畫中,政府提出收回元朗橫洲廢車場、貨櫃場及回收業等34公頃棕土,以作發展公屋用途。但後來城規會修訂發展計畫,將發展範圍移至朗屏村對出的綠化地帶,影響三條非原居民區,朱凱廸因而介入。原計劃於2025年要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可容納5.2萬居民。新計劃下,政府第一期僅發展5.6公頃,興建4000個單位,容納1.23萬居民。相比之下,新計劃的地點和面積都減少。

問: 你在之前的訪問中指政府偏幫鄉紳勢力,為甚麼你會認為政府偏幫他們呢?

「唉!我不是認為!」朱議員沉著地回答。「我說的是事實!」他説「事實」二字時語氣特別重。「2012年,前任特首曾蔭權開始香港綠化地帶的發展計劃,即橫洲發展計畫, 2013年,房屋署與當地經營露天貨倉的鄉紳溝通,當中包括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但此計劃會影響他們的收入,所以他們極力反對。2014年政府在區議會表示只會發展綠化地帶部分,不再發展有露天貨倉的棕地。這明明是重大的改變,但政府卻輕輕帶過。」

朱凱廸無奈地笑著說:「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住在綠化地帶裏的不是鄉绅,而是像你我一樣無權無勢的人。」他語氣急促地說。

他指受影響的三條非原居民村村民無法參加2013年政府安排的「見面會」,「如果村民有機會參加,他們一定會問,你(政府)為甚麼不協助我們?」。而且,發展涉及改變土地用途,有公眾諮詢程序,但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作為該區代表,卻沒有通知居民拆村的消息。「房屋署沒有任何人通知村民諮詢期,他們又怎去反對呢?這代表有權力就可以掩蓋事情。」他指這就是「官商鄉黑」。

問: 你將這件事曝光後,政府便指現有的橫洲發展計劃只是第一期,將來還有第二、第三期。假如政府按照計劃在非原居民村興建居屋,你會選擇繼續抗爭阻止第一期發展,還是迫使政府發展第一期後,繼續推行第二、三期呢?

「我當然希望事情能有轉機!」朱凱廸很快地回答。然後他介紹了與友好思考的三贏方案:一贏,先從棕地入手發展,與此同時政府要讓棕地的人繼續工作,不用損失飯碗;二贏,可以興建比原計劃更多的樓宇;三贏,希望綠化地帶的居民不用在現今階段被逼遷移,同時亦希望棕地使用者支持。

朱凱廸認為真正的民主是眾人一起討論和規劃,現時城市規劃委員會只有政府委派的人,並沒有普通市民,這樣大部分規畫只針對於政府的利益。因此朱凱廸認為需要改革。

閒聊時段

記者問:什麼令你要為他們發聲呢?
朱凱廸笑著回答:其實沒有,只要因為如果我不做,我就沒有事情做。

訪問時間完結最後朱凱廸説了兩句:
「不跟隨別人走的路才能擴闊視野。」
「不是距離的遠近,而是缺乏不跟從主流的意志。」

文:梁嘉慶
指導老師:盧日高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