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網主頁 > pressteen

朱凱廸:「我正在走正確的路」 | pressteen 通識學生記者計劃 | 香港電台「通識網」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莊希晴、羅偲萍、陳藹妍、毛天一

「不遷不拆」是他的口號;「唔好放棄」是他的態度。反高鐵行動讓他走進全港市民的視線, 也促使他進入政界。是次人物專訪的主角就是立法會議員暨環保主義者,朱凱廸。

從一個多小時的訪問中,不難發現朱議員是一位很有主見,亦對自己政見很有堅持的人。他熱愛香港,有著對香港付出的熱誠,凡事亦都以香港的前途為先。訪問期間,他多次提及到香港現行政治制度有不足之處,但他亦期望能藉自己的力量為香港前景出一分力,盡力令香港成為 一個真正民主的城市。

問:在近期的立法會開會過程中,建制及泛民兩派常有爭執,令政府效率降低,你如何看待這 些爭執呢?

答:有爭執是正常的,亦有結構性的原因。因為現行立法會分成兩個部分,分別是功能組別和 地區直選。就2016年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市民直接選出的結果而言,整體民主派議員的得票是較建制派為多, 但有鑒於北京要控制香港的政治,所以有功能組別的存在,容納了更多的建制派在議會當中,間接扭 轉了民意的結果,令民主派由多數派成了少數派,力量亦弱了,令議會的結果很大可能不能反 映市民的意見。我們民主派在議會只能盡力代表市民去改變這個遊戲規則。

問:你認為有什麼解決方法去處理這些爭執呢?

答:完全解決是天方夜譚,除非香港整個政治結構改變,才能帶來一個普及而平等的民主社 會,紛爭才能完全解決。最近我發現了一個法律允許但鮮為人用的方法,就是為立法會的撥款 項目中加設條件,有別於現行的贊成和反對(Yes Or No)制度,這一類的方法就較容易令不同的派別陣營達成共識的新可能,也是目前最可行去解決爭執的辦法,但可惜的是最近的撥款項目都沒能用得 上。

訪問進行到此,朱議員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惋惜,我們能感受到他對爭取民主社會的渴望,但又因未能改變政治架構深感無奈。但他亦表明自己在爭取民主的路上「我哋冇行錯」,他也告訴了我們他的信念:「唔好放棄」−−既然走上了一條自己堅信是對的路上,就不能放棄,即使香港擁有真正民主的終點遙不可及,甚或根本沒有終點……


沒有民主,就沒有和解

問:宏觀地看,香港社會目前有不少分歧,你有什麼意見給予政府,令到香港更團結?

答:其實我個人不贊成將「團結」、「和諧」、「分裂」這些字眼照單全收,這些都是廢話。 目前我們要思考的是,什麼是一個合理的制度。如果一個制度不合理,卻說要團結,不正是讓香港的市民長期處於一個不合理的制度當中嗎?這種狀況我稱之為「主子邏輯」。即若你手握重權,理所當然會想要維持你的權力。但實際上,轉換一下角度,從一個普通香港人的身分出發,你要思考在過去二十年,香港處於一個怎樣的政治處境裏。基本上北京支持的人,都控制了立法會和香港的行政局。香港只是表像「民主國家」,處於一個完全執政的狀態,但事實並非如此。香港早已被北京控制,這不但沒有令社會機制完善,反而令貧富懸殊惡化。以香港目 前狀況來說,現今青少年,如果沒有父母幫忙付首期,沒有可能買到樓,並有一個安穩的生活。老人家也還沒有全民退休保障,那責任在誰身上?責任一定是在完全執政的政府身上。例如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控制著美國政府,如果他做錯事,人們理所當然地是去罵他。然而現在香港卻是在責怪無權執政,或者是遊行示威反對政府的人,這是荒謬的。所以在這個問題上,若果現在有人說大和解的話,那麼我就以一句口號作回應:「沒有民主,就沒有和解」,更毋需談團結。

後記:「要容許有犯錯的機會,同時走向正確的路。」這句話是此次訪問裡我們最深刻的一句話。通往成功的路上必定充滿荊棘,免不了有犯錯的時候,這些錯誤能夠成為前車之鑑,變成更大的動力,邁向正確的方向。

文:莊希晴、羅偲萍、陳藹妍、毛天一
指導老師:陳應聰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